2017年1月24日

想把英文學到近乎母語程度,一定要背單字


Picture source


學英語要不要背單字,其實在是一個備受討論的議題。有人認為就是要背單字,也有人認為那是浪費時間。

以我個人經驗來說,如果你是拿教育部7000單字,或者是收錄了必備的三千單字的教科書來背,我奉勸還是別浪費時間。人生苦短,背單字還不如打電動。

不過,如果說完全都不背單字,那是不是走到另一個極端?這篇在Quora的回應,給了我們很好的答案。Quora類似台灣的奇摩知識家,不過就我看來,比起奇摩知識家,Quora的品質要好得多。

這篇的問題是這樣的:

英語母語者是如何記得單字的呢?(點入連結可以看到原文)
How do native English speakers acquire vocabulary?


2016年5月1日

為什麼洋人就是好棒棒:談《西方憑什麼》


對英文的埋怨


約末五年前,我人在澳洲打工度假。為了負擔旅行費用,找工作就變成澳洲生活的大事。然而當時我的英文口說能力不太好,雖然比起某些朋友只能講This is a book. This is a pen. Hello. I am fine. Thank you.好多了,可是也僅限於生活對話,能找的工作實在有限。最後我就只能到肉工廠上班,時薪挺高的,最高可到一小時23元澳幣,以當時的匯率,將近七百元新台幣!不過在肉工廠的工作非常累,我那時負責去除肉上多餘的脂肪與髒污,或者是把肉塊切割成較小的尺寸以便包裝,真是各種血腥。不過工作中不需要講任何英文,是最適合我的工作。

儘管宰了數千頭牛,身心都麻痺了,但是每天都被噴得整臉都是血,最後還是決定離開,想找看看有沒有肉廠以外的工作。後來我旅行到阿德莱德,那裡是南澳第一大城,我試著重新寫履歷,走遍城市,把自己覺得能夠做的工作都投了,沒有一個成功的。最後還是只能重操舊業。失敗的原因,除了運氣以外,跟英文能力也有很大的關係。

在澳洲的經驗,讓我徹底感受到「英文真的非常重要」,回台灣後就痛定思痛認真地學英文。可是另一方面,說英文也帶給我不好的感覺。明明自己不笨,可是英文能力不好,講起來詞不達意,在洋人面前就抬不起頭,心裡面真是一股悶氣無處發。在澳洲是這樣也就罷了,畢竟人家是英語系國家嘛,當然要說英文!可是生活在臺灣,就算一輩子不出島,也多少得會一點英文。例如有些公司規定要取英文名字,說什麼外國人會比較好叫,明明平常工作對象根本沒有外國人。況且取英文名字就會比較好叫也是很奇怪的事,我的本名叫Kaiyuan,暱稱為Kai,在澳洲用了兩年,通行無阻。取什麼John、Christine,跟自己的文化無關,也很奇怪。

所以為什麼是臺灣人去澳洲打工度假呢?為什麼我們得說英文呢?為什麼不是他們來臺灣打工度假,在澳洲開設中文補習班呢?我以為這就是大英帝國留下的遺跡,當然現在由當今第一強權美國承接。除了美國以外,其他英語系國家的經濟、政治影響力也都很大,如加拿大、英國、澳洲、紐西蘭等。至於第二外語,大部分人會選的都是法文、西班牙文、德文、日文,除了最後一個日文,前面三個都是西方國家。而日本之所以強大,也是源自近代日本脫亞入歐,徹底西化的結果。

2016年1月28日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兩岸關係



最近我在臉書上加了一些中國網友。

這些網友是從帝吧出征事件來的,先做個簡單說明。話說在一個多禮拜前,也就是2016年1月20日晚上七點,總統大選剛過第四天。中國百度網站有個「李毅吧」,又叫「帝吧」的粉絲團,聚集了大量的中國青年,打著「帝吧出征,寸草不生」的名號,翻牆到三立新聞、自由時報、蘋果日報、蔡英文等臉書粉絲頁,留下了數千筆,甚至數萬筆的垃圾資訊,來表達他們對台獨的憤怒。

2016年1月24日

英日語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心得(倒數第二週):文法是如何產生的

學習外語,最困擾的就是文法。同時也有許多文法納粹黨(Grammar Nazi),到處在糾正別人的文法。某個意義來說,這些文法納粹,也是臺灣人英文程度偏低的原因之一。圖片來源

這禮拜談普遍文法(universal grammar),背後的理論已經是我無法理解的範圍了,就我所知,這是語言學者喬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的理論。我試著就自己明白的部分解釋如下。

每個小孩都有內建的語法系統,這套系統讓他們得以在六歲以前,自然地學會多種語言。不管是日語、英語、德語、法語,對孩子來說,並沒有所謂最困難的語言,只要有一定數量的聽力輸入,都可以自然地學習到該語言的基本文法,掌握口說能力。

2016年1月17日

英日語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心得(第...週): 聽力練習比你想像中的還重要



原本參加了這個課程後,想要每個禮拜更新一次自己的心得。不過到了第三週後,發現自己有點跟不上閱讀量,只好中途暫停寫部落格。這個集訓班除了閱讀Language is Our Music以外,另外還三不五時給我們語言學的學術論文,並且在課堂上報告。基本上跟研究所課程差不多了,還好不用交期末報告。

這是為期三個月的課程,課程已經接近尾聲,1月30日就是最後一天上課。因此今天這篇文章想要談談這幾個禮拜下來的語言學心得。而這個心得就是:聽力練習遠比你想像中的還重要。


2015年11月22日

英日語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心得(第三週):態度永遠是關鍵因素



上一篇:英日語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心得(第二週):12個語言學習原則

這個禮拜六(11/21),講到兩個語言學習的關鍵因素:

1. 環境
2. 態度

第一個要件,我想語言學習者都很清楚。模擬一個母語環境對於語言學習有很大的幫助。不過單純地將外語電影、新聞、廣播節目當成背景音樂播放是沒有什麼用的。一定要瞭解說話者在講什麼內容。例如先讀過一次逐字稿,再看新聞;或者看完小說,再聽有聲書。

這裡說的環境,我個人認為跟對話環境比較有關。固然我們仍然要看外語電影、聽有聲書、廣播節目等。但是對話環境尤其重要,如果能夠找到有人願意一句一句耐心地跟我們交談,就像父母帶小孩一樣,那麼語言學習會突飛猛進。


英日語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心得(第二週):12個語言學習原則




上一篇:英日語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心得(第一週):學習外語必須要大量輸入有意義的內容


第二週討論的是Language is Our Music這本書的前言與第一章。

前言是由語言學者Suzanne Flynn博士寫的,查了一下她的資料,目前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任職。她在前言裡整理出了語言學習的十二個原則。

1. 語言是人類的獨特技能

語言是只有人類才具有的能力,目前還不確定宇宙中還有沒有其他生物擁有。但是在地球上,目前的確是只有人類才具有語言能力。如果火星人來拜訪地球,牠很可能無法學習人類的語言,因為我們的大腦結構是迥然不同的。

2. 世界上只有一種人類語言

人類的大腦結構是相同的,因此Suzanne Flynn認為世界上只有一種人類語言系統,進而發展出日語、德語、法語等語言。

2015年11月8日

英日語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心得(第一週):學習外語必須要大量輸入有意義的內容




底下內容是每個禮拜讀書會心得,然而我並不是語言學的專業人士,目前還在學習中,所以解讀可能會有錯誤,請小心服用。

我最近開始參加由多國語言達人謝智翔辦理的語言習得經典閱讀集訓班,這門課類似像讀書會一樣,共同閱讀由日本學者榊原 陽的《ことばはボクらの音楽だ!-マルティリンガル習得プログラム》,當然我是一點都不懂日文的,所以我讀的是英譯版,Language is Our Music: The Natural Way to Multilingualism

在第一週我們都還沒看書,所以謝智翔老師先發了一份英文講義,要我們當場閱讀,並要求我們全程都使用英文發言。當然,謝老師也是同樣以英文跟我們對話。由於現場還有兩位日本助教,所以有時候他們也會用日文對話。

2015年11月4日

我們可以因為狗狗可愛而不吃狗肉嗎?





最近一位哲學普及作家朱家安,突然冒天下之大不韙,發了一篇文叫〈要保護我們的毛小孩,就開放吃狗肉吧!〉。這篇文章的發想,是源自11月2日動保團體包圍越南辦事處,抗議越籍移工在臺灣殺狗吃狗肉的事件(點此看新聞)。


小時候還沒禁止屠殺狗貓之前,家裡附近也有香肉店,早聽人說過狗肉有分什麼一黑二黃三花四白。雖然我們家長年茹素,根本沒機會碰過,但是我以為要吃的人就去吃吧,關我什麼事呢。但是,如果大家都覺得貓狗很可愛,規定大家不准吃,那也是可以的啊,總之是共識問題。不過一直以來此議題都只是網友平常打屁聊天的材料,可也沒見誰真的拿上檯面講,偏偏這位年輕的哲學家,吃了熊心豹子膽,直接就拿聲勢浩大的動保團體開刀。

剎那間,聲討有之,聲援有之。先不提文章底下砲火轟隆的討論串,此起彼落的討論文也不少,有認知神經科學博士發表了一篇〈要保護我們的小孩,就開放吃人肉吧?〉,也有人類學者一篇〈我們正在討論動物福利的議題?還是只是打群架而已?〉,或是知名廣告人的〈我曾經吃過狗〉(唉呀,這個作者很有趣)。

老實說我敬佩朱家安,沒有三兩三,一般的部落客是不會捅這個馬蜂窩的,捅了之後也還真是馬蜂四起。我有在臉書上追蹤朱家安,只見他到處回別人留言,網友頓時分成兩派,一派認為貓狗就是不能吃,你無恥你下流你沒文化,另一派,也就是朱家安這派,認為道德標準應該一視同仁,如果牛豬雞羊魚能吃,貓狗就能吃。假設言語能成刀劍,今天的臉書可說刀光劍影,血流成河。

可是我以為朱家安是錯的。

2015年10月18日

參與多國語言會話練習 Café的簡短心得

我是左起第二位,帶著眼鏡,一臉「耗呆」那個。

這個禮拜六參加了多國語言會話練習 Café,這個活動是由通曉25國語言的謝智翔所辦的。強調學習語言必須浸潤在語言環境裡,而不是脫離對話情境,坐在書桌前學習文法。

多國語言會話練習 Café的地點在啄木鳥咖啡,地址是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 138 巷 17 號 (捷運松江南京站 4 號出口),扛棒黑黑的,大概是燈泡壞了吧,還是為了省電沒開,第一次去的人要稍微繞一下才找得到。

他們的運作方式是這樣的,首先想參加的人可以到他們官網上看相關資訊,不用事先報名,現場報名即可。就目前而言,每週一、三、六都有活動,語言包含英、日、韓、法、俄、德幾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