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4日

歷史學與理論

華語歷史學界有個古怪的現象,就是對於理論非常戒慎小心。這是好事,畢竟胡亂套用理論,只以洋人理論馬首是瞻的文章是該摒棄。但是太過小心,以致於完全忽略理論,有點本末倒置的意味。

什麼叫理論,可視為對於人類行為的簡化,以邏輯方法推演出來的範式。因此理論有助於我們去分析複雜的世事。例如《國富論》的作者Adam Smith把人說成經濟人,認為人會追求利益的最大化。現代的經濟學都是以此為基礎,逐步開花散葉。




歷史學少碰理論,為何?我對於史學史並不熟稔,不太清楚。但有個可能,歷史學本非純理論學科,甚至認為在不同的文化與制度底下,會產生不同的歷史進程。因此歷史學不追求人類行為的共通性,反而有學者強調相異性。歷史學也很難創造理論,我們很難在有限的史料中,找出歷史演化的共通性。馬克斯已經為我們示範一次,顯然是失敗的。

某些歷史學者,不靠理論,寫出優美動人的信史。我很佩服,但這種天才少見。史料繁多,有時又有錯誤,如果心中沒有一把衡量的尺,容易被史料誤導。所以我以為歷史學者仍得靠理論幫忙,至少讓理論整理自己的邏輯思維。

可是我卻反對歷史學者在行文中,寫「依照XX理論,所以XX」,或者類似的模式。這是錯誤的,理論是要幫助我們釐清思維,不是直接認為某個歷史現象符合某理論。對岸過去老是談資本主義萌芽,就是最好的惡例。學者為了要符合馬克思主義的歷史五階段論,一直想辦法找資本主義萌芽的徵兆,本著人家有,我們也要有的不服輸精神,耗費無謂氣力。我欽佩他們的精神,但沒必要。

那麼該如何使用理論,我是初學,僅建議兩點:1.理論是否純粹;2.理論可否被證偽。拿經濟學理論為例,芝加哥學派力主市場會自行調節,政府管制只會更糟。這是理論,但不純粹。市場會自行調節,是從人會把利益最大化的前提推導出來。倘若颱風過後,某民生商品物價過高,政府管制價格,商人為了利益,便拒絕販賣。政府若放手不管,該民生商品會自行調整會市場認同的價格。因此使用理論,得先明白該理論怎麼推導出來,一步一步去探索最根本的核心。

理論可否被證偽,很重要,無法被證偽的理論沒有用。假設我提出因為有神,所以有人。這不是理論,而是信仰,因為我無法證明有神。理論一定要有可能被證明是假的,經過不斷觀察,無法證明,才能建立理論的地位。許多社會科學家也試圖抨擊經濟人,他們認為人不一定是理性的。所以後來經濟學才又修正,引入資訊不對稱的概念,同意制度與文化對人的影響,認為人是有限理性。

歷史學者使用理論時,絕對不是本著某個理論核心,拿著歷史事件來套。我們應該充分理解理論,思考史料上記載的事件是否合乎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