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9日

在澳洲糟透的一天

今天是我來到澳洲以來,最糟糕的一天,或許未來還有無法預料之事,但是今天絕對是夠糟的了。

先來談談沃南埔這個地方。沃南埔位於澳洲維多利亞州南端,大部分都是丘陵地,高低起伏落差甚大。由於我沒有汽車駕照,只能騎著腳踏車在鎮上亂逛,這裡的地勢頗令人感到煩躁,試過幾次氣喘吁吁地爬上坡後,假日就不會想再出門了。



我的霉運得源自數週前,那陣子床蟲在我的房間肆虐。於是我丟了床鋪與睡袋,把所有的衣物都拿去用熱水洗過,並且用殺蟲劑徹底消毒一次。生活平靜了數天,沒想到在上個禮拜五晚上,床蟲又在我的身上開了派對。

「好,我馬上搬家可以了吧!」在客廳沙發上睡一晚後,我對自己這麼說。然而找出租房子比我想像中還要困難,澳洲地廣人稀,都市常見的套房與雅房並不常見,當然,尤其是在沃南埔。可是要找間在工廠、學校附近的平房也不太容易。更何況在澳洲很少房東會直接面對住戶,找房子前,你得先找到仲介。

聽起來似乎更簡單,找仲介,不就省得自己沿路找出租廣告?可是這裡是澳洲,不同文化、不同語言,我們並不是操著熟悉的國台語,搭乘公車與捷運去信義房屋,沿途還可以去趟小七,買杯思樂冰解解暑。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房屋租賃系統是怎麼運作的,「好吧,這會有多難?」我上網丟了幾個關鍵字,的確找到幾間附近的房子,我寫信給仲介,期待早日得到滿意的答案。

可惜幸福的青鳥未在我的肩上駐足,在此先按下不表,談談另一件事。

在異國生活,最不便的是常常迷路,英文路名不像中文路名那樣好記,走了好幾次,仍然記不住東南西北。你可以選擇帶張紙本地圖,可是當你站在路口東張西望,一臉痴呆疑惑貌地打開地圖,就會有熱心的澳洲人來跟你搭訕。我當然很謝謝他們的幫忙,然而我的英文聽力仍無法理解他們快速且含糊的鄉音。英文生字也時常困擾我,有時候人在外頭,遇到不懂的生字,只能望字生嘆。所以我考慮買台智慧手機,既可以假裝看手機地查閱地圖,也能夠隨時Google,不過解無聊應該是人們最常用的功能。

在澳洲買手機跟臺灣相同,可以的話綁約是最划算的。當然我們是拿著打工度假簽證的背包客,所以只能選擇綁一年約。這樣算起來划算嗎?我沒實際算過,也懶得算,但是友人都這麼說,我也就相信了。

鎮上似乎只有一家電信公司,叫做Optus,也是我之前用的預付卡門號公司,理所當然成為我的首選。我走進去,問店員該如何買綁約手機,店員告訴我得提供三樣資料,分別是護照、簽證、銀行往來資料(Bank Statement)。

我只來這裡三個多月,還在一簽階段,於是我趕緊申請二簽,並且耐心等了幾天。在這段時間還去了銀行申請資料(有次不知道銀行關門時間,還白跑一趟)。資料都蒐集完全後,我又去了Optus,卻發現忘了帶印出來的簽證。

對,這是我的錯,於是我笑了笑,氣喘吁吁地騎回家。隔日,也就是今天,我發現房屋仲介並沒有回信給我。依照臺灣經驗,房屋仲介沒回給我,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沒收到信。所以我決定請假在家,一口氣處理完房屋的問題,順便把手機的事給搞定。順道一提,許多澳洲的店家在晚上五點後就休息了,禮拜六日也是,最好的辦法就是請假處理。

我又錯了,澳洲的房屋仲介沒回信,不是因為她沒收到信,這個事實在我打給她幾秒鐘後就證實了。她沒回信給我,是因為她暫時無法安排看屋,而她百分之百知道我是誰。天啊,住在臺灣的人們能夠想像嗎?難道有事無法安排,不應該寫封信回覆嗎?讓客戶呆呆地等是正確的?習慣臺灣服務態度良好,甚至讓人覺得有點壓迫的服務業,真的很讓人難以接受這件事實。

好吧,或許這是個案。我還有一件事,買手機。中午飯後,我騎著腳踏車再度前往OPtus,沒想到這次還是沒買到。店員表示無法只接受我的第二次簽證,還要再看第一次簽證。我只好又跑去附近的圖書館,印出簽證到期時限,證明我的確會在澳洲待滿一年以上。

是這樣的,身為外國人買手機相當麻煩,必須要集滿100點,例如護照算50點,駕照可能是20點這樣。然而我蒐集了三樣資料,卻還差10點。店員提議我到附近的Medicare中心,類似健保局的地方,辦理Medicare卡。「好,這是最後一次,耐心一點」我又對自己這麼說。然而當我走去健保局,卻同樣地兩手空空地出來。因為我是背包客,不能申請健保卡。

我知道這是店家的政策,店員也只是聽命行事,可是每當我以為齊全了,她總是會告訴我還差了一樣,永遠都不會一次告訴我到底需要什麼。我不能不強烈懷疑這是種族歧視,如果這不是種族歧視,那就代表她可能有些智能不足的問題,唐氏症之類的吧,我想。

最後我在盛怒下,跟她說我直接買空機,不用綁約了。我挑了HTC ONE-X,付了712元,迅速地離開那裡。我承認這是不智之舉,我大可走去附近的Dick Smith,類似臺灣燦昆(兩家都是黃色色調),另一條街上也有手機店,或許我可找到更便宜的價格,或者更好的手機。可是當時實在無法思考了,如果我不再快點拿到手機,辦好我一直以來就想做的事,恐怕我揮個幾拳,當天晚上在警局度過。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我走出店家,兩眼無神地牽著腳踏車,路過的青少年對我大聲嚷嚷。好吧,其實沒壓垮,我是一頭強壯的駱駝,所以我沒有痛扁他幾拳(或者我被痛扁),然後坐在牢裡用新買的手機寫完這篇文章。我只是感到一陣心酸,想著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想著家人,想著女友,以及巷口的台灣大哥大服務小姐,她們永遠都很有耐心且聰明。更棒的是,那裡是臺灣,我不用咬著牙踩著踏板,費盡力氣只前進數公尺,我可以搭公車、捷運,就算是搭計程車都比這裡方便。

好吧,我想家了,再一次。

2012年4月14日

生活中的小幸福

前不久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張圖,描寫生活中會遇到的小幸福。諸如闔上厚重百科全書剎那的聲響、舊書翻開後的氣味、剛印好文件的溫度等等。其實老早就遺忘了這些感動,腦袋裡所想的只有一堆瑣事,想著自己該用柔軟精來洗衣服、要在公司附近找間新房子、下禮拜的英文課也即將開始。

可是生活中的微小幸福一直都存在,檸檬切開的香氣、抬頭一望無際湛藍的天、罐子裡的最後一顆糖。我還記得那時在列車上,車廂連結間的鐵板咔啦咔啦作響,周遭人群的笑鬧,我下了車,擠開人群,通過收票口,見著妳在車站候車室的身影,還有臉上幸福洋溢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