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3日

肉工廠的哲學家皇帝


↑從沃南埔前往另一個故事的路上

我離開了沃南埔,搬到了新的地方,一個叫做田沃史(Tamworth)的大鎮,離雪梨大概五小時路程。我還是在肉工廠工作,雖說工作吃重且無聊,賺得錢也比較多,如果英文聽說能力夠好,我會去找其他的。

想當然爾,英文不好,所以只好出賣勞力。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是不是這麼說的呀?




在新肉廠工作更加單調無趣,他們嚴格規定員工不得配戴耳機,更不得偷偷把耳機塞在耳罩裡。對了,我忘了說,由於噪音的關係,在肉廠工作一律都得配戴耳罩,以免影響聽力。

只是說也奇怪,上一個肉廠也不准我們把耳機放在耳罩裡,可是卻販售耳罩式耳機,一副還要一百元澳幣。這算什麼?想多賺一筆錢嗎?

在肉廠工作不太需要腦力,你只需要完成該位置負責的事務。例如我是負責檢查羊身上(沒有頭的)有無種子、糞便及膿包,有的話把它切掉。在沒有音樂、廣播或有聲書的情況下,我只好東想西想,從過去到現在,從文學至科學,彷彿是置身血肉的哲學家。


我笑了一下,還記不記得以前國文課本上有篇文章,叫〈哲學家皇帝〉,陳之藩寫的那篇?之前總是濛濛懂懂的,現在想來實在狗屁不通。陳之藩說美國的工作非常吃力繁重,中學生送牛奶,大學生做苦力是非常平凡之事,讓學生知道什麼叫做生活,一個個美國孩子獨立自主,像是哲學家皇帝。

啐,是在說什麼?難道亞洲人工作不夠勤奮嗎?工作勤奮與國家強盛難道可以劃上絕對的等號呀?說實在的,念到研究所卻還是在肉廠打工,我只會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以及臺灣經濟力不足而已,我再怎樣也不會變成哲學家皇帝啊!

腦袋不斷地迅速運轉,手上的刀也不間斷地運作,一個禮拜又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