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0日

【澳洲生活】 布里斯本的短暫居留

在2013年1月初時送女友上飛機,我獨自在布里斯本住了幾天。由於女友回去了,沒有理由繼續住在昂貴的YHA,我選擇住在一般的背包客棧裡。那間背包客棧髒得多,不過卻認識了幾位外國人(說認識也不太算,一兩晚後大家也各自散了)。



下面這張照片是我們一起在公園喝酒,左起是日本人、法國人、操希伯來語的中亞人(忘了是哪個國家),然後是兩位日本女生。




隔了一天,同寢室的加拿大人與德國人約我一起抽大麻。雖然我早就有在抽了,但仍是很有趣的經歷。他們與我分享之前吃迷幻蘑菇的經歷,以及遇上了瘋狂台灣女老師(是的,他們用crazy、insane來形容),半夜爬上某白人男子的床上替他口交

胖子,抽很大哦!




跳傘,你一定要試試!

我在澳洲度假打工時,住在Tamworth約一年,去年10月,我和室友到獵人谷(Hunter Valley)跳傘,只有一個爽字可以形容。

跳傘那天的天氣不好,陰沉沉的,偶爾還下點小雨。低壓的烏雲帶給人有種風雨即來的威脅感。我們在中午就到了,卻因為天候等到下午約四點才開始。

有人說,適宜跳傘的天氣最好是有幾朵雲,但大體上卻是大晴天的天氣,而且附近最好有山有海,景色才夠壯觀。這些在獵人谷都看不到,附近都是高低起伏的丘陵,不過從佈滿雲海的天空中往下眺望,別有一番風味。








跳傘的價格大約在澳幣400元左右,附近相當空曠,如上圖所示,就只有幾個鐵皮屋而已。





我們是搭乘下圖這種小飛機,有多小呢,含駕駛、兩組跳傘員(教練與客人)共五人,整台飛機就擠滿了。當飛機左右搖擺,十分艱難地爬上去時,我的心臟突然瞬間加速狂跳。「可以說不嗎?」我這麼想。當然最後我還是沒把這句可恥的話說出口。







我的英姿 XD
那時頭髮太長了,跳傘時啪噠啪噠地飛,超煩!



耶穌光耶,超漂亮的!





跳傘其實沒有多可怕,最可怕的部分也不是跳下來那瞬間,而是坐在機艙,望著底下的雲海時。跳下來時,必須頭後仰,小腿向後彎曲成九十度。飛行時間大概一分鐘吧,然後就開傘了,開傘時咚了一聲,睪丸差點沒被擠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