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11月4日

我們可以因為狗狗可愛而不吃狗肉嗎?





最近一位哲學普及作家朱家安,突然冒天下之大不韙,發了一篇文叫〈要保護我們的毛小孩,就開放吃狗肉吧!〉。這篇文章的發想,是源自11月2日動保團體包圍越南辦事處,抗議越籍移工在臺灣殺狗吃狗肉的事件(點此看新聞)。


小時候還沒禁止屠殺狗貓之前,家裡附近也有香肉店,早聽人說過狗肉有分什麼一黑二黃三花四白。雖然我們家長年茹素,根本沒機會碰過,但是我以為要吃的人就去吃吧,關我什麼事呢。但是,如果大家都覺得貓狗很可愛,規定大家不准吃,那也是可以的啊,總之是共識問題。不過一直以來此議題都只是網友平常打屁聊天的材料,可也沒見誰真的拿上檯面講,偏偏這位年輕的哲學家,吃了熊心豹子膽,直接就拿聲勢浩大的動保團體開刀。

剎那間,聲討有之,聲援有之。先不提文章底下砲火轟隆的討論串,此起彼落的討論文也不少,有認知神經科學博士發表了一篇〈要保護我們的小孩,就開放吃人肉吧?〉,也有人類學者一篇〈我們正在討論動物福利的議題?還是只是打群架而已?〉,或是知名廣告人的〈我曾經吃過狗〉(唉呀,這個作者很有趣)。

老實說我敬佩朱家安,沒有三兩三,一般的部落客是不會捅這個馬蜂窩的,捅了之後也還真是馬蜂四起。我有在臉書上追蹤朱家安,只見他到處回別人留言,網友頓時分成兩派,一派認為貓狗就是不能吃,你無恥你下流你沒文化,另一派,也就是朱家安這派,認為道德標準應該一視同仁,如果牛豬雞羊魚能吃,貓狗就能吃。假設言語能成刀劍,今天的臉書可說刀光劍影,血流成河。

可是我以為朱家安是錯的。


朱家安這麼說,
如果殺牛雞豬羊來吃不是問題,殺狗來吃就不是問題,問題是有些人殺別人的狗、殘忍地殺狗。但是這些問題,都可望藉由開放宰殺食用貓狗來解決。如果你在乎你家毛小孩,也在乎一般的狗的福祉,你應該支持開放宰殺和食用狗貓。
在這裡朱家安的潛在命題是一視同仁的道德標準,因為一視同仁,所以既然可以殺牛豬雞羊,殺貓狗就不該是問題。可是他一開始的命題就讓人懷疑了。為什麼要一視同仁呢?人類本來就有情感偏好,為什麼非得一視同仁。難道不是嗎?因為早餐店老闆娘叫你帥哥,你天天都去那裡買早餐;在自助餐店打工,帥學長來夾菜,妳說他太瘦了,多夾了一塊肉給他不算錢;或者說僅僅因為某位政治人物長得帥,在2008年投了票給他,至今讓臺灣人民苦不堪言(咳咳,抱歉抱歉,不談政治)。

人類有情感偏好是正常行為,而情感偏好產生的集體文化行為,進而影響了法律制訂,也是很合常理的。因為情感偏好,我們制訂動物保護法,規範動物屠宰行為;因為情感偏好,我們嚴禁十八歲以下入場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因為情感偏好,任何人不得在公共場所打手槍。

如果這些都不是情感偏好,如何說明上述法令制訂呢?首先,動物保護法限制了人類虐待動物的自由;禁止十八歲以下青少年看黃片,限制了優秀年輕人探索世界的自由,至於禁止公共場所打手槍,更是一個干卿底事的法令。

可是,正因為情感偏好,我們找了各種理由來立法約束。基於人道理由,無法接受動物遭受殘忍虐待,故設立動物保護法;基於孩童身心健康發展,我們立了十八歲才能看黃片的限制;最後,基於社會道德良俗,立法禁止了變態在公共場所打手槍。你可以為這些法令制訂找到各種理由,然而說穿了也就只是一句不喜歡。

如果我們能夠承認情感可以影響立法,我們也能進而推論,因為情感,產生對於狗貓以及其他動物的雙重道德標準,並不是這麼地無知、愚蠢、鄉愿。

若是如此,倘若社會能凝聚共識,即便是將貓狗不同於其他動物對待,進而立法約範之,又何錯之有?

--
附註1 :有人認為禁止公共場所手淫,是因為這會造成他人精神損傷。然而基於目前都還有人在網路上花錢看人手淫,我認為觀看手淫造成精神損傷不成立。

附註2:其實一直好想論述「開放狗肉,就能夠保護家裡毛小孩」,有誰能夠提供相關經濟學材料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謝絕廣告,感恩